百年企业 品牌铸就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09-09-14

------武汉华工激光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闵大勇总经理   

激商:华工激光因为和华中科技大学的渊源,一直被认为是行业中的“学院派”,如果说过去“学院派”是一个褒义词的话,如今“学院派”多少会面临一些尴尬,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学院派”的?
闵总:华工激光与华中科技大学的渊源是无法割断的,这个不能简单的用“褒义词”还是“贬义词”来形容,从校园文化发展到企业文 化,这是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这个历史过程对于华工激光来说早就跨过去了。跨过去后,“学院派”是一个很好的做法,由“学院派”做前期的基础 研发,学校的多学科与激光研究前沿的东西都结合的非常紧密,可以确保我们在市场中始终处于技术领先的地位,由公司做工程化及结合市场的研究,两者各司其 职,所以现在“学院派”对华工激光来说不是负担,已经转变成我们的优势了。
其实像“清华紫光”、“北大方正”都走过了这个过程,我们也走过去了,所以现在不能讲“学院派”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对我们来讲,就是褒义词。
比如去年我们拿到了“十一五”科技攻关支撑计划,这是新中国建国以来,国家对工业激光领域支持力度最大的一次,最后还是给了华工科技和华工激 光,为什么呢,国家科技支持计划当然要做前沿的东西,华工科技大学激光领域研究有深厚背景,同时由公司做科技成果的转换,这种机制已经变的非常顺畅了,所 以我们才顺利拿到“工业激光器”这个课题。国家总拨款1.8个亿,到2010年就全部完成,现在已经进入尾声。
 
激商:众所周知,华工科技做为一个上市集团公司旗下拥有多家企业。那么华工激光做为核心子公司在集团内部扮演着什么角色?和兄弟公司相比市场地位又有哪些特色呢?
闵总:华工科技作为上市公司,他旗下有很多子公司,但它的主营业务其实是非常突出的,它是“4+1”的模式,4大产业板块和1个 增长点,4大产业板块一个是工业激光这一块,这是以华工激光为代表的,再就是光通讯器件、电子元器件、图像信息防伪,增长点是多媒体资讯,去年金融危机的 影响再次证明突出主业,坚定不移地坚持自己的方向,坚持高科技和技术路线的发展道路,抗风险能力是非常强的,才会出现去年金融危机下我们还有20%的增 长。
          在激光板块内部,分为大小功率激光设备,CO2激光器等不同方向,各公司相互关联又互不竞争,已形成产业链的关系,互惠互利,相互促进,所以只会出现“1+1>2”的情况。
 
激商:华工激光的加工设备为我国神七飞船的成功发射做出了巨大贡献。那么是什么让华工激光在众多同行中脱颖而出的呢?
闵总:坚持自己的主业,坚持“技术华工”的路线,所以可以进入高端的领域,包括前面讲到的承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一些重大专项。因此在“神七发射”这样重大的科技项目中,技术领先者理所当然的脱颖而出了。
 
激商:2008年2月经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的评审和批准,华工激光成为国家标准秘书处承担单位,牵头组织制定相关国家标准。此举对华工激光乃至整个激光行业有什么样的意义?
闵总:在业界、在全球都有这么种说法,“得标准者得天下”,“一流的企业做标准,二流的企业做品牌,三流的企业做产品”,标准的 制定一方面充分说明了华工激光的实力,也说明了国家对这一块的认同、认可。同时对于整个中国的激光产业来讲,我们要跟国际接轨,必须要制定标准,将来走向 国际市场,也得有自己的标准,同时还要与国际标准对接,这个对中国的激光产业来说是意义非常重大的。
 
激商: 华工激光自主研制开发的“LED蓝宝石衬底激光划片机”、“薄膜太阳能电池激光划线系统”通过了湖北省科技厅组织的科技成果鉴定。是否意味着华工激光的市场策略在向多元化转变?
闵总:这些不是标志着华工激光的市场策略在向多元化转变,因为我们仍然坚持在做激光,只能说在坚持走技术华工路线之后,我们的市 场策略确实在向高端领域发展,具体来说是中小功率向精密微细加工领域发展。这两款产品都是向半导体和微电子领域转变,正式由于华工激光多年的技术沉淀,才 使得我们有能力在这个平台上进军高端领域,这也证明我们走技术华工的路线的正确性,是整个公司经营策略上的变化。
 
激商:您曾说过,“单纯从激光角度我们与国外已经没有差距;从概念上我们强调专业化定制设备,不主张大规模生产,这与国外激光设备制造商提倡的解决方案相吻合。” 华工激光如何在客户定制设备和行业通用设备之间做出平衡?
闵总:纠正一下,我们不是主张做专业化定制。激光产品是要解决一些传统工艺方法解决不了的一些问题,所以它不可能出现如消费类电 子一样的大规模市场需求。传统工艺方法不可以解决的问题毕竟是少数。从定位上来讲,激光产品是一个小的市场空间,所以当然不太适合大规模的生产,这个是整 个工业激光行业的特点和规律。
 
激商:激光打标机市场中流行这样一种说法:激光打标机做为激光加工设备的低端部分,应该向复印机一样普及、廉价,甚至要进入普通用户和家庭,您是如何看待这种推广的思路?
闵总:不赞同打标机将进入家庭或者廉价。激光打标机之所以定位为低端,就是因为它能做的事情几乎是传统领域都能做的事情,所以它 与激光行业本身的定位就有差别,它不是不可替代产品,因此,自然就被认为是低端产品。但是,尽管它是低端,但是又无法与传统的消费类电子产品相比,比如打 印机复印机,因为成本不可能降到那种程度,激光产品不可能替代它们。所以在金融危机中,那些大规模扩张低端的激光打标机的这一部分首先受到冲击就印证了这 一点。
 
激商:华工激光是目前激光行业中最具号召力和影响力的品牌之一,您是如何看待工业产品的品牌大众认可度的问题?
闵总:品牌的大众认可度是永远的话题,但是对于不同的行业需要区别对待。若要象消费类电子那样大批量的销售,做到家喻户晓来形成 规模上的品牌效应,在激光领域是不太可能的。就因为激光行业的定位是一种高科技产品,激光领域在品牌大众认知度,是从技术角度来突破的,所以我们一直都是 走的技术华工的路线。工业品牌的大众认知度,应当只是少部分的受众体,或者是这个品牌在行业内的知名度非常高。技术华工在行业内还是得到了广泛认同的,这 是我们多年以来努力经营这个品牌定位的结果。
 
激商:近日,国家相继出台了包括装备制造业在内的十个产业的规划纲要,华工激光是否受惠于这些纲要?又是如何从中寻找发展机遇的?
闵总:这是理所当然的,前面讲的这个十一五科技的攻关计划中,我们受益了。去年坚持走技术路线也抵抗住了金融危机的影响,相应出 台的这些振兴装备制造业产业规划的纲要,同样我们是第一个受益者。在重大专项来讲,我们已经成功地获得了三个重大专项,关于大型激光切割机,等离子切割机 和大型激光焊接机。从数量上来讲,还没有一个企业能达到这个程度。
同时我们华工激光的LED晶圆划片,太阳能薄膜产品,以及我们在中高端向精密微细方向发展,也符合国家现在的振兴新能源计划。这与我们几年前就制订的战略不谋而合。
 
激商:做为国内激光行业的领军企业,华工激光创造了行业乃至国家很多第一,您能谈谈华工激光是如何平衡自主创新和引进外来技术的?
闵总:作为国内激光行业的领军企业,华工激光创造了国家及行业很多第一,是由于我们学院派的优势。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是封闭的,包 括光纤激光器,也都是从国外引进的人才。我们的目标是创新,不管是自主创新还是引进外来的,但是最终结果是华工激光在创新。所以引进外来技术与自主创新并 不是矛盾体,引进外来技术的目的是为我所用。
利用华工学科的优势,利用华工激光多年来在市场上摸爬滚打的经营优势,再加上引进人才的胆略,造就了我们现在的技术地位。
 
激商:我们注意到华工激光在08年的激光加工及成套设备有20%左右的增长,在去年严峻的经济环境下华工是怎样完成逆境增长的?今年的经济形势有所转暖,华工又是如何调整企业的经营策略的?
闵总:去年我们的逆境增长主要来源于我们的战略转型,我们这些年来潜心着力打造核心技术平台,业务已经主要集中转型到中高端市场 上了,而中高端设备属于生产制造必备的重要设备,所以影响不大。金融危机的影响主要在低端,我们在低端方面的投入已经很少。这也进一步说明,只有掌握核心 技术抗风险能力才强。
现在我们的转型已经成功,经济形势已经把产业环境进行了一次洗牌。我们早已做好了准备,当经济形势好转的时候,就是华工激光丰收的开始,那时的增长就不是才仅仅20%了。
 
激商:您从“闵工”一步步转变为“闵总”,深知人才在高科技企业发展中的作用,华工是怎样吸引人才的?
闵总:有人认为学院派带有校园文化的一些东西,以我个人经历来讲,完全不存在带引号的“学院派”,带引号的“国有企业”这样一些 含义,因为这个含义表示机制不灵活。我是从一个普通的销售人员做起的,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所以华工激光有通常所说的国有企业的诟病吗,没有,相反华工激光 在用人机制,引进人才上是很灵活的。所以华工激光今天才能在市场上立足。
 
激商:从一些报道中我们看到您经常号召华工激光的同事为社会公益事业捐款捐物,请问您如何看待企业的社会责任?
闵总:对企业来说,现在越来越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这次国家之所以把提升国家竞争能力和水平的重担交给华工激光,理所应当也希望华工激光能够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所以这对华工激光来说是义不容辞的。
现在不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来讲,企业经营获得利润的最终目的还是体现自己的社会责任,获得的这些利润最终还是要回馈回去的,通过税收 等一些方面。华工激光的企业使命里,最后一条就是为社会承担应尽的责任,将这个写进企业文化手册,就是希望员工也认识到我们的社会责任。
在我们企业的核心价值观里,“责任,学习,创新”里边,责任也是放在第一位的。
 
激商:您最近荣获了“湖北省2008年度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您是如何看待这一荣誉的?
闵总:我只是代表华工激光来获得这个称号,这表明了国家或者政府,对于华工科技和华工激光 多年以来对激光行业技术领域作出的贡献的肯定,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成果。